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文艺评论 >> 本土焦点

康养+文艺:乡土诗歌写作再添新的向度——凡羊诗集《凝视》研讨会纪要
文章来源:bet36比分返还本金_bet36家庭住址怎么填_bet36最新体育网址?   发布时间:2018年12月04日
  

?

??? 摘要:《凝视》的诗作短小而见真情,接地气而有韵味,其语言朴素干净,在平凡微观的乡村场景中,楔入了诗人对命运的思考和对社会底层的关怀。这些“土里土气”的作品藏着高山和流水,充满了生命力和哲理性,借乡土风物抒写了现代情感,具有诗歌的现代性和丰富性品质。诗人以其对故土和诗歌的赤子之心,表达出与众不同的追求——对乡村景物、静物的关注和凝视,直面乡村物质匮乏时期的苦难——整部作品弥漫着悲悯之情,读来令人动容。在乡土诗歌写作格局中,不同于饶庆丰、丁可、尤克利、徐俊国、张执浩等人的写作风格,凡羊在这一领域开拓出了一个新的向度。

?

  二〇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下午,凡羊诗歌研讨会在攀枝花市文学艺术创作中心召开。攀枝花市文联党组书记、主席、市作家协会主席李平,市文联党组成员、副主席、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、四川省少数民族文艺评论专业委员会副主任李吉顺;江油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南地,副秘书长丁余科;会理县作家协会主席李发祥;以及我市三十余位诗人、评论家参加了研讨会。

  凡羊,原名吴天富,籍贯江油,现年六十三岁;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,已出版诗集《家在涪江边》《咩语》。二〇一二年二月到攀枝花市康养居住,在此期间,写下了大量的诗歌,并发表于《诗刊》《星星》《四川文学》等重要刊物。今年七月,凡羊出版诗集《凝视》。本次研讨会便以这部作品为对象展开研讨。

  作者凡羊表示,他的诗歌写作是退休之后,有幸来攀枝花康养这几年时间里,才有所长进的。与攀枝花相遇是一件幸福的事,诗歌写作让他“老有所乐”,“现在,在我眼里,诗歌就是我的宗教,我的信仰,我愿意终身服侍,并不辞辛苦地寻求乐趣。”

  谈到创作这本诗集的感想,他说:“我从小生活在农村,传统的农耕文明和闭塞的交通限制了我的视野,我看到的是朴素的原生态田园,听到的是一些零星的唐诗宋词的吟诵,所以我只能喜欢朴素。我对混杂的人际有一种本能的畏惧,于是退守在文字的角落,回忆童年的天真朴素、明月星空、田园山水……仿佛在与自己对话,和自己交心,于是便有了这些句子。”

  江油市作家协会主席蒋雪峰发来致辞,“凡羊是江油诗群五〇后代表诗人,与诗为善,与人为善,清风淡月,不求闻达,具有质朴纯真的写作品质。他的诗歌,没有他这个年龄段的迂腐、固化、陈旧的套路,这应该得益于他对故土和诗歌的赤子之心,使他对变化中的时代,保持着敏锐的观察和汲纳能力。”同时,蒋雪峰也赞誉攀枝花是座大气兼容的城市,有着许多优秀的诗人和优良的文学生态,诗人在良好的氛围中,创作会愈发精进。

  当日,会场气氛热烈,攀枝花、江油、会理三地诗人、评论家踊跃发言,各抒己见。

  李吉顺(攀枝花市文联党组成员、副主席,攀枝花市评协主席,四川省少数民族文艺评论专业委员会副主任):《凝视》这部诗集大多为短诗,题材广泛,风格相近。阅后有三点感受。

  一是真切自然为诗而生发。《凝视》里面的诗,大多让人感到真切、不做作,读来没有“为赋新词强说愁”的感觉,是为难得。如《午后的晒场》对“看场人”的“画像”,融入了诗人对农事、对农村生活的真切感受,生活的苦乐在字里行间悄然散发,任人去触摸、去体验。二是题材常见而不失新意。诗人自身对生活、对社会、对情感的触摸、碰撞,在诗中有不同程度的反映。凡羊把司空见惯的东西,赋予新的面貌,比如《挖树疙瘩的村民》。三是语言朴实而又灵动。凡羊的语言,既有家乡话的味道,又不失诗歌对语言的高要求,可谓明白清爽、自然晓畅,如清泉之流过草石,如微风之吹动湖面。

  南 地(江油市作家协会副主席):从凡羊的诗歌来看,你几乎难以判断这是出自一位五〇后诗人的作品。这是因为凡羊一直在关注当代诗坛,不断地阅读现代诗歌,还保持着一颗年轻的诗心。纵观诗集,不难看出其创作题材是身边熟悉的人和事。诗人既要仰视星空,又要脚踏实地。凡羊从这些平凡的农村元素中提炼出生活的原色,用极其朴实的语言描绘出人们深藏的亮色,用佛经偈语格式言此:“平凡。即是不凡。是名平凡。”

  诗人在面对生活不同境遇时睿智而又通达的态度,使我们心怀感念。诗人笔下的老人虽然历尽风雨,满面沧桑,甚至有时很无奈,但他们把中华传统美德——守本分看得很重。只有深谙农事,手艺精湛,火候和时间把握得好的人,才能“紧紧抓住农事的七寸不肯撒手”。只有真诚地拥抱生活,以至于宗教般虔诚的人,才能吟出这样动人的诗句。

  丁余科(江油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):凡羊的诗作精悍短小,语言干净流畅、乡味儿浓,如《蚂蚁》《无辜的草》等。他用诗意的语言以物喻人、以物喻世,寥寥数语便把浓浓乡情饱满而有度地表达出来。诗集字里行间处处显露出凡羊不凡的想象力和语言才华,让人不得不惊叹他对文字的驾驭能力。

  蒋晓青(江油市广播电视台记者、编导,《江油记忆》编辑):凝视,这个词语打动我的内心。诗人在沧桑的生活中凝视,诗歌聚拢了内心对生命的醒悟。他凝视着土地之上和自己有关的屋子、河流、粮食,村庄和叹息,愚昧和狡黠。这些源于生的物事在他的语言里持续新、持续生,如是精神,他和他的诗歌持续地活着,他们的“明天,才华不卑不亢”(《明天》)。

  一个诗人真正的成就,是他能够看见更有意义的生活: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俗世,因为诗歌的吟咏,获得了照得亮灵魂的爱和情义。这本诗集的语言朴素干净又有力量。诗人用自己熟悉的语言文字,富有张力地描绘出了韵味悠长的意境。就如我站在他诗歌里的油房坡上,看见生活的沉重和痛苦,也看见了生活的暖意和挣扎,而表达它们的语言却是波澜不惊。

  祥 子(会理县作家协会主席):凡羊在《凝视》中直接写乡村生活或与之有关的篇什,足足占了诗集百分之九十以上。在诗人眼里,乡村饱含温情,抚慰着大山孩子的所有创痛:“一把镰刀,弄痛了生活/ 我看见暮色,温情地/ 含着流血的指头”(《山中之夜》)。人们常说爱屋及乌,凡羊也不例外,就连每日都能见到的炊烟,在诗人眼中都有了高下之分。因为爱之深,所以诗人希望自己能够与故土融为一体:“在这片贫穷,但内心坚强/ 苍老,而又年青的土地上/ 我愿做一片木叶/ 落下来/ 成为泥土的一部分”(《关于爱》)。

  张鸿春(攀枝花市作家协会副主席):中国传统的诗就应该这样,朴素、简洁,在琐碎日常的生活中提炼出诗意,表达出瞬间的撩人的情感。《凝视》是七八十年代的乡村,当下的乡村已经被冲击得七零八碎了。他的乡村是理想国的乡村,他的乡愁是最后记忆中的乡愁。

  凡羊通过《凝视》,描绘了乡村民俗画卷,新颖、贴切,它们沿着经典传统,体现出了王维所说的“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”的意境。《凝视》中有凡羊自画像般的作品,像《山民》《蚂蚁》《无辜之草》等诗歌,使他对历史现实的沉思,悄然生发出来。

  徐海涛(攀枝花市仁和区文联副主席):时下,有一句很流行的话,叫“接地气”,这也是新时代对艺术创作的要求。诗歌要深入人心,也就是要接地气、贴近生活。凡羊的诗就比较接地气,让人一读就明白。如诗集中第一首《行走大山》用朴实的语言平谈而真挚地表达了作者对土地的热爱——这种爱,是自然、真诚的,能够引起读者的共鸣。艺术是存在美的,而有诗境的作品才能算得上好的诗歌作品。凡羊的《凝视》精炼、形象、传神地表达了丰富的诗境和情怀,让人回味和享受,并突然惊悟、感动:这也是我的诗意生活。

  《凝视》所写的似乎都是小景物、小情趣,但其中不乏以小见大、以微窥广的作品,作者把自己的生活际遇和人生感悟渗透到小事物中,折射出博大广阔的生活图景。如《蚂蚁》一诗,这是蚂蚁的生活,也影射出普通人的生活——同样的命运和无奈,同样的平淡而充实。

  谭明发(攀枝花市米易县作协主席):纵观凡羊诗歌,朴实有趣,小中有味。例如《度》,此诗用近乎口语的诗歌语言,有趣地为我们围合出一个既有限又无形的“度”。此诗短小而见真情,从诗人的视觉进入现实生活;接地而有趣,在有趣中又有一丝无奈与幽默。这也许是凡羊诗歌的一个特点:简约而不简单,短小而不瘦小;小中见大,虚中有实;回味有形,余味三绕。

  沙? 马(第七届中国少数民族骏马奖诗歌类获得者):中国的乡土诗歌有着悠久的历史,每一个时代的诗人都在不断拓展着乡土诗歌的疆域和内涵。凡羊的诗歌创作,着力“物象之内”的透视与意象叠加的延展,它不仅有乡土诗歌的质朴淳厚,更呈现出生命厚重的色彩。纵观诗集,有挥之不去的乡愁,美好的物象与美妙的意象互为表里,有民间“物象”交织成面的内心风景,更有透过物象之内和意象之外的悲悯情怀。

  我所说的“物象之内”,是指凡羊对乡土社会物质性维度的重视,以及对民间“物象”的敏锐观察力。“物象”承载着他诗歌的叙事功能的延伸,构成了他观察与描绘乡土社会的一种别样的视角,随之而产生的是诗歌风格与审美意趣的独特性。诗集《凝视》凸显了人与人的凝视,人与物的凝视,人与大地的凝视,完成了诗人对细微小事物散发出的光亮的发现和歌颂。凡羊的探索是有价值的,他创作的诗歌像大地上的一道光,充满了灵性和生命的质感。

  黄? 薇(《攀枝花文学》编辑部主任、副主编):凡羊的诗歌有两个特征。第一个特征:借乡土风物抒写现代情感。这恰恰体现了他的写作意图。他表面写乡土风物,实则是写当下现代人的情感,借故土风物抒发他对现实的思考,寄托他对生活、对人生、对世界的态度,融入他对苦难和美好的属于自己的价值判断和独特思考。他在诗中注入了非常丰富的生活经验、生活记忆和生活内容,从这个角度来看,凡羊的诗歌写作具有现代性和丰富性。第二个特征:智性的写作充满了思考的力度。凡羊诗歌的主题使他的作品比较及物。凡羊通过智性写作较好地平衡了及物写作和不及物写作的两极关系,产生了奇妙的诗的思维,使他成功地规避掉了乡村风物的书面性和符号化,从而使他的诗歌经得起反复琢磨和品味。凡羊善于使用方言俚语,也就是本土经验的词语,体现了他的诗学主张,从而使他的诗歌充满了生活气息,也容易让读者进入,从而产生共鸣。

  袁? 晖(攀枝花市评协副主席):翻阅诗集《凝视》,如同翻阅一册乡村景物的白描,寥寥几笔,已是形神兼备。作为一个记录者,凡羊从不掩饰他对土地和乡村的热爱。凡羊笔下的乡村,并非世外桃源,而是于粗朴中有着别样的美。透过凡羊的视线,乡村事物充满了灵性,植物与人类互为投射,各安其命,各得其所。这个有声有色、可感可触的川北乡村,是凡羊的,也是我们的。或者,是我们记忆里那个回不去的地方,凡羊把它留在了诗句里。如果只是对乡村生活的简单描摹,凡羊的诗歌就不可能具有如许的情感力量。

  张? 莹(攀枝花文学院综合部主任、市

评协秘书长):以凡羊的《凝视》为文本来进行审视和关照,这部诗集的大部分作品集中于田园语象,写得最好的也是这些田园短诗。诗人以古典白描般的手法,书写田园生活的一草一木、一石一水、一景一境、一人一事……正是通过这些本司空见惯的田园场景或事物,诗人渗透融合了自身思想、感情,从日常的“小”中发现了生命的丰盈质感和坚韧但摇曳多姿的生活方式。他的诗歌往往能激发读者的想象。这一想象既是向古典审美意境回归,又镌刻着时代的烙印,体现着对自由、生态、诗意的现代性追求。

  凡羊的诗集《凝视》是对中国传统田园诗学的递嬗和重构,在审美意趣上处于古典与现代的褶皱之中,并试图填补二者之间的缝隙。在更深广的文学视域中,凡羊的《凝视》以乡村田园为语象,重塑着生态诗意的生活观与审美观,提供了另一个关照自我生存、重视现代化进程中传统田园精神的缺失与继承、细察万物生命之美的维度。

  温? 馨(攀钢文联副主席):《凝视》这本诗集,有着浓郁的乡土韵味。当下,传统村庄正在消失。凡羊的诗,为我们呈现了自然、缓慢、宁静、祥和、物我合一、至美至善的理想乡村美图,也是人们一直苦苦寻觅的桃花源似的精神家园。那看似平实无华的字里行间,蕴涵着哲人的思辨,跳动着灵动与睿智。凡羊的诗,书写的都是生活中自然平常的事物,他把那些散落在记忆里的美好、平凡、质朴的瞬间进行了诗意的捕捉。自然平常的事物被诗化之后,便呈现出不同寻常的意义。

  史? 俊(攀钢作协秘书长):在诗人独特的视野里,似乎所有的山川河流、村舍乡野都成为了可以扣响心灵的风景。那些在普通村民身边最熟悉的物象,寥寥数笔,便拥有了顽强的艺术生命。诗人还用了许多的笔墨,来记录最淳朴的社会大众的生活,如《母亲》《擦皮鞋的女人》《晒太阳的老人》等。在凡羊的《凝视》中,可以看到诗人咏唱生命、讴歌自然的执着之心。

  江罗四(攀枝花市评协理事):读凡羊的诗,既亲切轻松,又倍感沉重。这部诗集,是一个田园诗人的吟唱。他赞美他的山村,山村里的老树、老屋、篱笆、老人和孩子们;也忧伤山村田园的前途命运,甚而有些许无奈。诗,就是生命和生活,就是思考和活着。“长在什么地方/草说了不算/就像我们/生在什么样的家庭/由不得自己”(《无辜之草》),由此诗人进入了生命的叩问和哲学的境界。

  曾? 蒙(攀枝花市诗人):凡羊的诗歌可以作为攀枝花写作者的某种方向性的范本。凡羊这种类型的诗歌不好写,基本在九行到十五行之间,从没有超过二十行的。有诗者表示,这样的诗歌最难写。他写的都是小事,但他表达出来的,却是深厚的生命体验、坚韧不拔的个人命运——不仅仅是表达,而且有厚度、深度、高度;不仅仅有悲悯,还有温暖;不仅仅有黑暗的人性,而且有光亮的人性。

  诗歌的责任,不是风花雪月,小草小花,而是创造,创新,变革。诗歌要有承担,有良知,而且需要进行反叛,要正视、刺破生活中阴暗——诗歌是照亮我们良知的最后一道闪电。这不仅关乎诗歌技巧,更与诗人正直善良的品格息息相关。从凡羊的诗歌,我能读到:疼痛、苦难、承担与良知,我也能读到简单与深刻近乎完美的呈现,还能读到一位五〇后的老诗人的坚持与执着。

  黄仲金(攀枝花文学院签约作家):读了凡羊的《凝视》,我有以下几点印象:一是平凡的场景,写出了不同的感悟。凡羊擅于体验生活、观察生活,并从这些不起眼的日常生活中,捕捉诗意的闪光点,提炼成诗。这些诗读起来,让人感到亲切。有意思的句子,时常呈现,让人眼前一亮。二是拟人化手法的运用,让许多平凡场景有了生命力和哲理性,有了情感和思想,比如《阴坪村》《陌上花》。三是比喻形象生动,让诗意充满了无限的张力。在《一只蚂蚁》中,他把蚂蚁比喻成追赶影子的诗人,让蚂蚁的形象生动起来,似乎还有了思想。

  周官强(攀枝花文学院签约作家):一首《蚂蚁》,恰把凡夫刻画得栩栩如生,“不点名,不签到,没有耽搁,日落而息,日出而作,”这书写蚂蚁的神来之笔,将对众生的点拨蕴含其中。凡羊带着自己对人生的独到认识,带着对苦难的独白与宽恕,把深情与教诲潜藏在诗里行间,把美好和正能量留在世上。

  张? 亮(攀枝花市作家):在《凝视》里明显出现“羊”的是两首诗,一首叫《闲话》,一首叫《四月》。《闲话》里的“羊”具有群体特征,它蕴藏着人类原始的美德。《四月》里的“羊”可以作为个体特征进行解读。诗人除了用“羊”这一意象来传达自身对现代人精神危机的深刻理解,还用了其他意象,比如“蚂蚁”“小草”等,来关注更多底层人的命运、关注更多人的精神世界。

  范光耀(攀枝花市作家):诗集《凝视》是爱的歌唱。诗人不求长篇巨制,只求字字珠玑。他用丰富的想象、奇特的比喻,传达出深刻的寓意,如《一场雨》《腊肉》《涪水》《独酌》《柳树下》等作品。

  吴兴刚(攀枝花市诗人):《凝视》中的诗是令人甘之如饴——淡淡的却又能够长久地驻扎在心里。从农村走出来的凡羊,除了写出《故乡的炊烟》《我是村里的孩子》《九月的乡村》《早起的老农》《稗子》等等农村生活题材的诗歌,他还敏锐地观察生活中那些仿佛毫不起眼的精灵,如蚂蚁、麻雀、马桑、油菜花、豌豆尖之类的,用它们串连起生活的涟漪,奏出激昂的生命乐章。

  廖辉刚(攀枝花市评论者): 爱故土和乡亲,人之常情谁都有。为什么有的人不能将这种情感转化为诗,凡羊却能够转化并创作出大量的动人的诗歌?原因有四点。一是有诗才。凡羊多从诗歌思维出发,将自己对人与事产生的感情转化升华。二是情感深厚。只有爱得深,笔下才有灵气,才能写出生命力强的诗歌。三是发扬传统。诗集《凝视》,不乏比兴、拟人、白描、变异、陌生化、蒙太奇等艺术手法,而且运用到位。这足见诗人凡羊在继承发扬传统方面所下的工夫。四是深入生活,坚持创作。凡羊从小生活在川北农村,了解当地生活。但是,他不满足于此,他还深入家乡的“大山”“小路”,细看“勤劳朴实的百姓”的“播种”,体验农民用“汗水”浇灌赢得的“甜蜜”。

  曾国涛(攀枝花市诗人):凡羊以小见

大,以仁者情怀观照现实的细节,用诗歌发现社会底层的生存状态,用审美体验张扬乡村凡物凡人的生命力。凡羊的诗歌语言自然清新又不失文雅。诗人用体物入微、富有哲理、质朴清新、含蓄淡雅、通俗易懂的语言和简洁明快、行云流水的韵律来承载思想和感情,在白描和写实基础上,运用比喻、拟人、通感等多种艺术手段,营造出种种乡村乡土乡景乡情的氛围和意境。

  陈小荣(攀枝花市诗人):凡羊的诗歌虽然短小,但意境深远,耐人寻味。诗人用他独特的视角凝视着这片深沉的土地,凝视着小村午后的晒场,凝视着残墙断壁间一群晒太阳的老人……凡羊一次次地凝视着生命开始的地方,“我一直注视着大山//注视着脚下这片土地//多年来,我用炽热的爱、赤子的情/沿着大山行走/我无法远离她的视线//看不见她的模样//我会感到孤独”。这些诗句语言朴实,情感喷发,读来酣畅淋漓,痛快舒畅。

  邓明莉(攀枝花市诗人):人们往往觉得诗是属于年轻人的,人老了就写不出诗歌了。通过阅读凡羊的诗歌,我发现,诗歌是可以终身写作的。暮年之际,面对疾风扫落叶后的肃穆与苍凉,摒弃浮华的修辞,可以直达人生与人性的底色。只要诗人依然怀着对尘世赤子般的爱,诗歌创作之源就不会枯竭,这是我从凡羊诗集中得到的启示。

  麦? 子(攀枝花市诗人):《凝视》给人的感受是:从泥土里长出来的诗歌最清秀,最动人。农村日常的点滴在凡羊的笔下都是诗意的安排,仿佛时间积聚的年轮是为如今每首诗歌沉淀一份力量。随便读一首小诗,总有掏心掏肺的句子直抵人心。好诗,一定是与生活激荡出来的句子。

  李? 平(攀枝花市文联党组书记、主席,市作协主席):《凝视》不仅是一部诗集,也是凡羊为人的姿态。这本诗集,无论是放在攀枝花诗坛,还是放在绵阳诗坛,甚或放在四川诗坛来看,都是很有分量的。

  《凝视》的很多作品写得非常好。如果说凡羊诗歌有什么特点,我认为他的诗歌不像某些诗人高蹈,他的诗歌带有浓烈的人间烟火气,这样质朴老实的语言能击中心中柔软的部分。

  《凝视》的题材来自静物或者某些生活场景,诗人写农作物、小草、蝉鸣,写来自乡村生活的经验,这些意象围绕一个主题——乡土。田园诗在中国诗歌史上是一个源远流长的传统,而在古代没有“乡土诗”这一概念。山水田园作为中国人的自觉追求,有一千多年历史,中国古代田园诗表达的是骚人墨客归隐的价值取向。鲁迅先生曾提出质疑,“中国的诗歌是瞒和骗”,古代诗人借田园表达人生价值的某些取向,这和真正的乡村、田园关系并不大。真正用诗歌这样一种形式,对乡邻命运进行关照,我认为是在新时期的文学创作中产生的。这也是当代诗歌非常重要的收获。在我有限的阅读经验中,乡土诗歌诗人有湖北饶庆丰的《山雀子噪醒的江南》,江苏诗人丁可的《南方,田野的风》,上海(原居山东)徐俊国的《鹅塘村》。现在,乡土诗歌写得具有代表性的是张执浩的《高原上的野花》。

  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间。饶庆丰的题材更多选择的是农活,诗人写农村生产、生活的景象,并且写得非常好。丁可更多的写农村乡风民俗、传统农村节气。尤克利,得过华人青年诗人奖,也是写乡村,但他写的是乡村中的人,并且更多地从“我”的角度,以第一人称写游走于乡村的三教九流,写得非常具有生活质感。九十年代后期,徐俊国的《鹅塘村》写鹅塘村纯净温情的乡村之景之境。在这些诗中,诗人构建了现代的桃花源、乡村的乌托邦,弥漫在诗中的是温情,是对逝去的乡村生活的忧伤。当代张执浩的《高原上的野花》着重抒写童年生活经验,善于捕捉生活细节,比如写摇窝、补丁等等。

  把凡羊诗集放在新时期乡土诗歌的格局来看它的独特价值:凡羊的乡土诗,体现出了与众不同的追求——对乡村某些景物、静物的关注、凝视和表达。这本诗集体现出了物质贫乏时期的苦难,是直视的,而不是回避的,没有鲁迅先生批评的“瞒和骗”,整部作品弥漫着悲悯之情,比如《蝉音》《我想》《油房坡》……凡羊的诗歌都是短句,但短短几行就能够打动读者,这是很不容易的。站在这样的角度来看,凡羊的乡土诗歌写作,为我们乡土诗开拓出一个新的向度、新的境界。对乡土诗来讲,《凝视》是一本有贡献的书。确实,乡土已经进入飞速发展的时期,作为农耕文明留下的美好记忆或将一去不复返。作为母题,乡土诗肯定会永远存在中国文学中,成为诗人不断表达的一个主题。但是,乡土诗如何实现创新?传统的乡土毕竟是过去的经验,当下的乡土如何去发现、如何去书写?这是我国有志于乡土诗写作的诗人们应当认真思考的问题。

  此次召开凡羊诗歌研讨会旨在推动“文艺+康养”的战略发展,凡羊作为康养人群的代表者在攀枝花得到精神的康养,充分发挥了才情才智。通过召开本次研讨会,为攀枝花阳光康养品牌注入了更为丰富的内涵,进一步宣传、推广了城市品牌形象,将吸引更多高端人群来攀康养。

(整理:张 莹)

?

相关阅读:
打造文学精品工程 建设区域文化高地——攀枝花文学院十一届文学创作项目签约工作顺利... [2019-08-26]
攀枝花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召开四届二次理事会 [2019-08-19]
攀枝花市曲艺家协会召开第五次会员代表大会 [2019-08-19]
文学进乡村 扶志又扶智——攀枝花文学院到米易县湾丘彝族乡开展“文学进青山2019夏令营”... [2019-08-12]
市文联送文艺进书屋 [2019-08-12]

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
版权所有:攀枝花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:攀枝花市东区公园路6号 邮编:617000

投稿信箱:pzhwyw#sina.com 联系电话:0812-3324435

ICP备案号:蜀ICP备15017755号

刊授学堂招生启事
点击关闭
“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”有奖征文活动
点击关闭
康养+文艺:乡土诗歌写作再添新的向度——凡羊诗集《凝视》研讨会纪要 bet36比分返还本金_bet36家庭住址怎么填_bet36最新体育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