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文苑撷英 >> 文苑咀华

组诗《在采场,我仰望着一树繁花》
文章来源:2019《攀枝花文学》第1期?   发布时间:2019年02月01日
  

温 馨

笔名月光雨荷,攀枝花文学院签约作家。在《诗刊》《星星》诗刊、《中国诗歌》《绿风》《攀枝花文学》《大别山诗刊》《大众》《草地》《四川诗歌》《美国休斯顿》等报刊杂志发表作品。

在采场,我仰望着一树繁花(组诗)

■温 馨

采场上的菊花

  不是野生的,我栽种的菊

  浅黄色的花蕾,斜依着太阳

  一朵羸弱的小芬芳

?

  卸下了尘世的负累

  云朵给它洒了点雨水,劫后余生

?

  它真实地呈现眼前,属于今天的

  当高山退出峻岭,河流止于淤泥

?

  一株菊的酒杯举起,高出

  冬日的采场三寸

?

采场上,制作一个踏板

?

  沟渠,又深又窄

  风,一再地穿过沟底

?

  抬槽钢、割钢筋、弯一个漂亮的弧度

  翻动沟渠里的砾石,去掉一株草

  一片叶的罗曼史

?

  可以焊接了

  同事说,温馨,下到壕沟里去

  沟里,只有工具和我自己

?

  石头、泥土是有锋芒的

  站、坐、蹲、跪,都不行的话

  躺下,就是坦途

?

  举起右手,焊把及焊把线

  是我新栽的一棵树,整个下午

  我都仰望着:一树繁花

?

采场上,和一只螳螂共享阴凉

  六月的采场,似火

  一块大石头后面的阴凉里,躲避着的

  一只螳螂,被惊扰

  举起锋利的大刀

?

  我突然有些疼

  好像身体里有一小截软肋,被它咬住

  在这荒凉的矿山里,没有草木,没有水

  这个小家伙和我

  一样倔强

?

  一样如我

  双手合十作祈祷状,它跳上我衣角

  自由地荡漾

?

  我干完活后

  发现它,如释重负

  像另一个我,又回到了

  绿油油的草地上

?

采场上,工友摊开双手

  工友突然摊开双手,他的掌心

  油污充盈,纯粹的黑,我感觉一滴滴墨

  正寻找它的笔和纸张

?

  割头子,引大绳上天轮,紧螺丝

  就是矿石在铺就的画纸上,泼下浓墨

  我笑了笑,发现工友瞪大眼睛

  便沉默不语,心中,有个词突然打滑

  趔趄了一下

?

  工友嘟哝了一声,并没有抱怨什么

  我帮他点燃一支烟,他坐在矿石上

  斜睨着我,烟雾缭绕中,会动的,不会动的

  都生动了起来

?

  他看了看还没换好的大绳,站起身

  摊开双手后又合拢,使劲拍了一下,像拍打了一

    下翅膀

  我站起身来,合拢的画卷

  再次打开了它迷人的封面

?

工棚里,一只小老鼠

  我的碗里

  一只老鼠上窜下跳

  拇指一般大小

?

  或许碗太深

  它停下来,惊恐地注视着我

  这表情我多么熟悉,多么像竞聘落选工友的

  绝望眼神

?

  我把碗斜放在地上

  它迅速地钻进铁床下面

  这个孤独的矿山里,人和物的境遇似乎都蒙上了

  一层神秘的轻纱

?

  工作间隙

  我躺在床上发呆

  床下的小老鼠发出“吱吱”啃食纸板的声音

  像极了我内心囚禁的

  一只小野兽

?

采场忙

  沸腾的采场,一辆矿车从身边驶过

  矿石中我发现了光亮,紧接着

  第二辆,第三辆……

  我的内心,柔和着一团亮光

  夜,因此大放异彩

?

  “铛铛……”电铲维修作业现场:

  火花四溅啊!我有些发愣得扳手掉在了地上

  工友的大锤下,光同样可以

  沉甸甸的

?

  头灯闪过工友的额头

  汗水密布 星星点点的萤火虫,也提着灯

  加入了会战的行列 工友笑了笑,这就是

  一个心愿向另一个心愿靠拢

?

  站在山顶,足下

  一条流动的银河,沿着台阶蜿蜒而上

  采场的夜,繁忙而星光密布

?

采场上的喇叭花

  小小的触须微卷

  它向我敞开,向采场敞开

  那份胆怯与留恋

?

  我没敢告诉它

  一根藤在采场属于安全隐患

?

  就让它暂时在方寸间

  做自己的清风与明月吧

  就让它暂时在无畏中

  与尘埃斗艳吧

?

  干完活,我又特意回到

  喇叭花的身边

  明天,在它被清除之前

?

  那些蓝色花儿

  已在我身上,吹吹打打

?

聊天

  她说她丈夫

  下班再累,也为她做饭菜

  她说自从她怀孕有了孩子,她丈夫

  每晚为她洗脚,洗脸,洗衣服……

?

  她的记忆

  永远停留在十年前,她抬头

  望向小路尽头的山崖

?

  她的丈夫

  她的丈夫就是在那儿

  开着推土机,被风吹了下去

?

  厂房里,那些卑微的草

  几乎没有阳光照进来

  没有人在意,或许更是一种幸运

?

  一丛丛草

  细嫩、安静、怀抱蟋蟀的鸣唱

  不需要被人惦记的,还有那些工人

?

  岁月把他们

  播撒到这里,生根、发芽,并让他们最后

  做设备上的毛刺、铁屑什么的,清除

  出厂前最后一道工序,也是人生的转折点

?

  用砂轮打毛刺,抛光,更是打磨掉自己

  的阴暗面,火花和生命之光

  普通的草,卑微、渺小

  普通的劳动,平凡连着平凡

?

  而不普通,不平凡,从厂房的一角

  冒出时,却阳光充足

?

火热的车间

  操作的机台,可以伸展成手臂

  或一棵树的枝条

?

  红色的是火焰,流动的铁水

  可以延伸为花朵,或一枚熟透的果

?

  热浪冲天,三五个工人,正用

  默默的汗水,锻打三五片叶子

?

  一间大厂房,同样可以

  成为一棵枝繁叶茂的树,同样可以幻想

?

  成鸟巢,一张金唱片,一曲红杏出墙

  捧出,一轮大大的太阳

?

电铲边,有蜻蜓飞舞

  一朵祥云

  在我的头顶

?

  一只蜻蜓

  成百上千只蜻蜓,轻盈的精灵

  在这个荒凉矿山的上空,振翅,飞翔

?

  难道矿工挖空的深谷

  被误以为池塘,难道它们嗅出荷的馨香了

  哗哗的振翅声,是生命最好的表达

  是对高度的完美诠释

?

  喜悦的

  也是最含蓄的,每一次震翅

  都是一次深呼吸,都是一次对生命的加油

?

  累了,便停歇在水面上

  以便沾染上更多的地气。我也松开了

  拴在身上的安全带,站在地上,把想象放在了

  一朵祥云上

?

创作谈:用诗歌对抗孤独

■温 馨

  刚去矿山工作的时候,面对青天白日下的荒山野岭,有过痛苦,有过失望。夜晚的矿山,黑暗如野兽的大嘴,一片一片地将矿山吞噬,我被困在山坳深处。从峡谷吹过来的风,任意践踏着我的每一根神经。一个人在矿石堆里跌跌撞撞,空气里不断地响着轰隆隆的机器运转的声音,环顾四周却见不到一个人影……

  采矿工人是被尘世的喧嚣掩埋的群体,我是矿工中的一员,矿工的喜怒哀乐,也就是我的喜怒哀乐。荒凉的矿山深处,露天开采矿场被风吹雨打,被日晒雨淋,矿工们吃苦耐劳的精神深深触动了我,心中郁积了厚厚的情感需要倾诉、表达。所以,不是我选择了用诗歌抒写采场,抒写沸腾群山的诗意。而是矿山选择了我。所以,我毫不犹豫地写我的喜怒哀乐,我的心惊肉跳,我的无怨无悔。

  我的诗歌向下,从低处开始,从细微处下笔,尽量还原矿山的真实细节,还原矿山里的人、事、物。我的诗歌,只是矿石缝隙中长出的几瓣嫩芽,开出的几朵小花。

责任编辑:黄 薇  

?

相关阅读:
打造文学精品工程 建设区域文化高地——攀枝花文学院十一届文学创作项目签约工作顺利... [2019-08-26]
攀枝花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召开四届二次理事会 [2019-08-19]
攀枝花市曲艺家协会召开第五次会员代表大会 [2019-08-19]
文学进乡村 扶志又扶智——攀枝花文学院到米易县湾丘彝族乡开展“文学进青山2019夏令营”... [2019-08-12]
市文联送文艺进书屋 [2019-08-12]

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
版权所有:攀枝花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:攀枝花市东区公园路6号 邮编:617000

投稿信箱:pzhwyw#sina.com 联系电话:0812-3324435

ICP备案号:蜀ICP备15017755号

刊授学堂招生启事
点击关闭
“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”有奖征文活动
点击关闭
组诗《在采场,我仰望着一树繁花》 bet36比分返还本金_bet36家庭住址怎么填_bet36最新体育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