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文苑撷英 >> 文苑咀华

短篇小说《灿若夏花》作者:王娟
文章来源:bet36比分返还本金_bet36家庭住址怎么填_bet36最新体育网址?   发布时间:2018年11月06日
  

QQ截图20181106094446.png

  小镇不大,灵巧地泊在黄河岸上。小镇唯一的派出所,也不大,名叫河沿派出所,十来号人,一座清清爽爽蓝白相间的小院落。

  千禧年,新调到派出所的女警董倩倩怎么也没想到,她竟然是派出所唯一的大学毕业生,不仅如此,她还是整个县局里第一个正规院校毕业的大学生。

  这种境况下的董倩倩内心倒也淡定。你想啊,能从企业调到公安局,虽说工作不分高低贵贱,但说到底,当警察还是很有职业尊严的。

  作为唯一的女警,董倩倩在所里也并没有多香饽饽。公安这一行,历来是拿男人当铁人,拿女人当男人用的。所里拢共就那几个警力,整天出警、值班、办案、调解纠纷、写迎检材料……人人恨不能多生出几只手,想在男人扎堆的职业里养尊处优,那还是有些妄想的。

  董倩倩在派出所这个最基层的公安单位里时不时有些落落寡欢。其实她不知道,在乡民眼里,她还是有些知名度的。那些年轻的男性村民,不管和户籍有没有关系,都打着咨询的旗号,要来户籍大厅转上一转,一来顺便喝口水喷几句笑话,二来打望下派出所新分来白净的小女警董倩倩。有几个非分的,还托人来提过亲。当然,他们碰了一鼻子灰。

  如果董倩倩没有遇到一个人,确切地说遇到一个孩子,她的人生可能就在乡间的小路上,被牧归的老牛拖着,往平平淡淡的乡村女警方向发展了。

  那天,他刚刚被贴上“小偷”的标签,带到派出所。

  董倩倩听见派出所院里一阵喧哗,就走出户籍室,想看看究竟。只见所长张三安带着几个协警,正扭着一个半大孩子往里走。那孩子长得眉清目秀,白白净净,却穿得脏兮兮的。蓝色的夹克上有深一块浅一块的污渍,牛仔裤上也油污斑斑,白色的旅游鞋已成了深灰色,一头乱蓬蓬的头发四处炸着,看得出,至少有两个礼拜没有洗过。

  那孩子百般挣脱,嘴里还喊着:“不是我,你们放开我!”张三安右手扭着他的一只胳膊,左手点着他的鼻子说:“臭小子,你给我老实点!”那孩子一见董倩倩,脸一下子羞得通红,仿佛被击中了软肋似的,一下子软了,被七手八脚架进了审讯室。

  董倩倩心里纳闷,那孩子她常见,在镇中学上初三,每天放学都路过户籍室。不久前,为他学籍的事,他奶奶带他来派出所办过入户。他的父亲前年车祸去世了,母亲带着他改嫁到邻县一个鳏夫家。可继父和家里的俩儿子极不容他,奶奶一急,非要把他户口再转来跟她一起生活。

  这孩子叫啥来的?董倩倩脑子里盘旋了几圈,就想起来了,他叫罗溪。她问过,这名字是他当民办教师的父亲给起的。名字不俗,她就记住了。

   眼下,罗溪怎么会被派出所的人抓了来?他是个好学生啊!她心里奇怪着,就跟进审讯室听了几句。没多一会,她就明白了,罗溪偷了同学的自行车!

  偷的是他同桌的车。他的同桌新买了辆自行车,按说,就他家离学校那几百米的距离,是完全不用骑车的。可是初中生骑辆新自行车,在这样的乡镇学校还是很惹眼的。据说,这车是同桌家人从省城买来的,同桌视若珍宝,谁都不借,最要好的同学也只许他们骑着玩一会。这辆车使同桌四处招惹着艳羡的目光。本来,车钥匙是揣在同桌衣兜里的,可下午就打了会篮球的工夫,车却不见了。有同学说,是罗溪把车骑到学校东北角的豁口那儿了,把车扔出去,人也翻墙出去了。

  罗溪一口咬定,他没有骑车。没办法,校方这才惊动了派出所。

  这事说大不大,可说小也不小。同桌这车,也不是多好的车,外表花里胡哨,其实也就值一二百块。可这也是偷啊,怎么地也够上治安案件了。罗溪没走出过大门,在他家也没搜出个所以然,说他盗窃,没证据;说他没盗窃,他又是同学目击的嫌疑人。

  张三安最擅长死审,凡遇到滚刀肉似的嫌疑人,他的办法就是死耗着,不打不骂不饿,就拖着时间,不招不让走,不怕你不招。传唤留置有时间限制不是?那他也有办法,隔三差五他还把你叫来,再耗一耗,还不招,再叫,反正谁招惹上他,就别想有安生日子,生意别好好做了,农活别好好干了,对付罗溪这么大的孩子,那就是学别好好上了。

  对付罗溪,显然张三安也拉开了死耗的架势。他倒了水,点了烟,不紧不慢地在审讯室坐下,问了几句,罗溪不承认,他索性也不问了,和另一个民警一道在审讯室整理起案卷。留着罗溪干巴巴的被拷在暖气片上,东看看西看看,抹一会眼泪,又叹一会气。

  转眼到了吃晚饭的时候,张三安端着馒头稀饭和一碗杂烩菜,往罗溪面前的窗台一放:“吃完继续想,啥时候想好啥时候说。”罗溪崩溃了,他说:“你让户籍室董姐姐来,我和她说。”

  张三安一偏头,斜眼瞅着他说:“嚯!我长得丑咋地?交待案子还挑人?”罗溪低声嘟哝着:“反正我就和她说。”

  董倩倩家虽住在市区,平时也常吃住在所里。一听喊,立马就来了。张三安留了个民警在门口守着,给董倩倩交待了两句,扬长而去看新闻联播了。

  董倩倩把椅子拉到罗溪眼前坐下,替他把馒头掰开,泡进杂烩菜里,替他端着碗,看他眼泪巴巴地吃着。说实在的,这孩子到底偷没偷,董倩倩心里也没底,但如果罗溪说他没偷,她一定会相信他。

  罗溪吃完了,偷眼看了一眼董倩倩,这个小女警长得可真好看。危急关头,他还没忘记活动下心思。他的脸憋得通红。董倩倩心说,坏了,脸这么红,肯定有鬼。

  罗溪说,张三安硬来,他偏不说。董姐姐心眼好,对他又好,他才想和她说。同桌的自行车就是他扛走的,他是报复他才这么做的,谁让他不借给他学费,还骂他那么难听。董倩倩问:“他骂啥了?”罗溪说:“他让我找我野爹要学费去。”董倩倩又问:“自行车呢?”罗溪说:“扔他家后院柴火堆里了。”

  董倩倩一听,就气笑了,这哪是偷,这是帮他同桌送回家嘛!张三安叫人往他同桌家后院一翻,果然,自行车好好地躺在一大堆玉米秸下面。

  罗溪被放了,可事情终归有些后遗症。第二天,董倩倩请示过张三安,请了假,去了学校。她先找了班主任替罗溪把学杂费交了。她刚入警,一脑门子热血,知道未成年人是最忌讳贴标签的,一旦被标签了,就容易破罐子破摔。她和班主任把罗溪同桌喊来,做了做思想工作。董倩倩告诉罗溪同桌,罗溪是她的亲戚,她是罗溪的远房表姐。同桌一听,罗溪有个警察姐姐,气势上就矮了三分。

  罗溪的奶奶大呼小叫地来到派出所,鸡蛋、红薯、南瓜装了满满一篮子。老奶奶的意思也很明显,她这是让大家知道,她家和董倩倩这算结了亲,以后就没人敢欺负她们孤儿寡婆了。

  一场风波就这么化解了。事虽不大,但解决得漂亮。这事过后,不仅罗溪在学校抬起了头,董倩倩还因此树立了警察在人民群众心中的好形象,在所里的地位也攀升了。她和罗溪结了扶贫对子,所里为她申请了嘉奖,申报了县道德模范。张三安和以前不大看得起女警、觉得她们做不了啥大事的同事们,也对董倩倩有点另眼相看:这丫头,还真有一手呢!

  罗溪家和董倩倩也更亲近了。除了罗溪的学杂费,罗溪的家长会、罗溪的学习辅导也由董倩倩承包了。罗溪学习更加刻苦,他抱了一个愿望,一定要考上大学,才对得起,也配得上拥有董倩倩这样的姐姐。

  眼看快中考了,董倩倩对罗溪抓得更紧了。她给他下了任务,必须考上市重点高中。罗溪在作文里、日记里不知写过多少次董倩倩,甚至老师出作文让写母亲,他写的也是董倩倩。董倩倩在他心里就是完美女人的化身。

  罗溪的个子在这一年内也猛蹿了一大截,比董倩倩高出一头。他长成了一个俊朗的少年,那双又大又亮的眼睛看人时开始有力道了。有一次董倩倩给他辅导作业,俩人就对视了一下,董倩倩竟一下子晕了,脸也红了,心也跳了,目光也慌乱了,赶快躲开了事。当然,她看到罗溪也一样,那双大眼睛只在她面前忽闪了一下,就羞涩地移开了。

  这件事过后,他俩的周围似乎弥漫着某种说不清的东西。他们都刻意压制着自己的内心,表现出若无其事的样子。喔,一个小小的悸动而已,谁的人生没有过怦然心动的时刻呢?

  罗溪很争气,他以全县第三的成绩考上了市重点高中。董倩倩比罗溪和他奶奶还高兴,为了奖励罗溪,她给他买了一身新衣服,一个新书包,还特意买了一套《平凡的世界》送给他,高高兴兴地把他送到了学校。

  上了高中,董倩倩和罗溪见面的机会少了。但隔几个周末,他们总会见上一面,有时是董倩倩回市区时抽空去看他,捎点奶奶给他带的好吃的。有时是罗溪回家,顺便会到派出所看看值班的董倩倩。罗溪是人越大越出息,嘴也越发会说了,那彬彬有礼的做派,嘘寒问暖的情义,让董倩倩不由得心想,这小子,长大定是个暖男呢,也不知道哪家的姑娘有福气享用他。

  谁也不知道,每个周末罗溪都会给董倩倩写一封信,或长或短,或忧郁或开心。董倩倩在他心里,已成了精神支柱。但这些信写完后从没寄出过,总是一烧了事。亏得罗溪奶奶不知道,她要是知道,一定会点着他脑门子数落他:“傻娃子,不吉利哟,哪有这么克恩人的!”

  董倩倩眼看着离三十岁越来越近了,不少人替她着急。张三安见天儿就挤兑她:“再不找,成剩女啦!”说来也怪,每次相亲,董倩倩总是不由自主地要拿对方和罗溪比,这个没有罗溪长得帅,那个没有罗溪高,这个不如罗溪气质佳,那个没有罗溪嗓音纯。挑挑拣拣,落了个高不成低不就的名声。

  董倩倩也不急,丝毫没有降低条件的意思,也不知她有没有过“等某个人长大”的潜意识。总之,她是在他上了大学后,才谈的对象。

  三年时间倏忽而过,罗溪心里有目标,也就心无旁骛,毫无悬念地考上了重点大学,学了法律。本来他想考公安大学的,结果视力低了些,分又高了些。也不知他内心里有没有过“你等着我”这样的潜意识。

  这回上大学,他并没有让董倩倩再送他,他都是大人了,哪里还用得着女人照顾。大学里,他申请了勤工俭学和助学贷款,再也不用董倩倩给他负担费用了。

  奶奶越来越衰老了,但罗溪放心,有董倩倩,奶奶不孤单。大城市的生活让罗溪从慢慢熟悉到慢慢适应,也慢慢地喜欢上了。农村的孩子,哪个进大城市不是眼花缭乱呢?罗溪心里也憋着一股劲,他买了西装和牛仔裤,学了交谊舞,考了英语四六级,还学会了敷面膜,又报了驾校。他觉得,要学的东西太多了,将来对他有用的东西,他都要学,都要学好,直到别人看不出他是农村出来的,看不出他是没父亲的。

  到他大三快结束那阵,他格外关注起考研、考司考证、考公务员的信息来。他要抢占先机早早确立自己的方向,以便将来能挤进人头攒动的城市,站住贫困无依的脚跟。罗溪总是比同龄的人成熟些,这点不难理解。

  这时候,罗溪突然接到了奶奶打来的电话。奶奶说,董倩倩要结婚了,问他能不能回来参加婚礼。他听到这个消息,心脏像被针扎了一样,抽搐了一阵,有点疼。可他似乎又没有想象中那么焦虑,末了,他竟然长长出了一口气。

???? 恍惚中,他上街买了幅木板烫画,烫画中有两个小黑人互相依偎着。女的穿蓬松的长裙,长长的卷发垂在一把掐的细腰间,男的比女的高了一头,一袭燕尾服,鼻子高挺。俩人都有浓密的长睫毛,黑白分明的大眼睛。

???? 罗溪回来,把董倩倩约到了一家小酒馆。董倩倩一见他,就笑了,用手习惯性地在他脑袋上抚了几下,涮他说:“可以啊,半年不见,又洋气了。”罗溪却笑不出来。他只要一回家见到董倩倩,对她的感情就一下清晰和浓烈起来。

???? 酒过三巡,他看着董倩倩喝了酒变得红扑扑的小脸。不,不只是脸,她原本雪白的脖子,甚至耳朵都红扑扑的。他就觉得,这个女人和他第一次见到是一样的美好。可惜,她就要出嫁了,这么好的女人就要属于别人了,来不及等他长大。呆想着,罗溪只觉得胸口闷闷的,又有点疼。

  当罗溪意识到他就要永远失去她,她的心已献给另一个男人时,已经晚了。他控制不住自己了,因为竭力控制,他的手在微微地发抖。他急急地招手让服务生来结账。听了服务生报数,又急急掏出钱交过去。

  他站起来,侧身套上大衣,他左手按住胸口的位置,好像不捂好那里,里面噗通噗通的东西就要跌出来。他走到穿好外套的董倩倩面前,向她伸出手去。

  董倩倩的手刚刚和他握住,罗溪就突然一拽,一把将她揽过来,环抱在怀里。董倩倩仰着瓜子脸看着罗溪,一边慌乱地挣脱,一边偷眼打量着周围的吃客。他浑然不知,越抱越用力,直到董倩倩小声呼道:“你疯了!碰见熟人了!”

  罗溪羞红了脸,双手无力地垂下来。他退后一步向董倩倩深深鞠了一躬,然后转身几步跨到门口,回头朝不知所措的董倩倩挥挥手,夺门而出。

  罗溪和董倩倩再见面的时候,董倩倩怀孕了,系着暗绿色的描着黑色树叶的方围巾,穿着大红色的夹克羽绒服,已经出怀的肚子使她显得又矮又胖。她慌乱地躲着英气逼人的罗溪和他身边时尚美丽的女孩子。那一刻,她觉得自己像个圆滚滚带着绿把儿的西红柿,感觉糟透了。

  他的脸上也显得有些尴尬。他揽起那女孩的胳臂,匆匆忙忙寒暄了几句,鬼知道咋回事,他竟带着“我俩不太熟”的表情,跟女孩介绍说:“这是我辖区派出所的……警察大姐。”过了会,他又既让女孩子满意又让董倩倩安心似的指着女孩子:“这是我女朋友。”说完,不安地抽动了一下嘴角,讪讪地低声和她告别,拉着女孩子逃跑似的走了。

  她回过身的时候,心里有些失落:“我这是婆婆看儿媳妇?咋怎么看,都觉得自己心爱的儿子被人夺走了一样?”她噗地一声又笑了,又替他高兴起来,那女孩看上去,还真是不错呢!听罗溪奶奶说,那女孩的父亲是大城市的官儿,家里就这一个姑娘,将来是准备把罗溪招去当儿子待的。她完全配得上他。她早年扶持他,不也是巴望着他好吗?

  日子,就这样不咸不淡地过着。谁也没想到,他们见面没多久,董倩倩就牺牲了!

  和平年代,据说伤亡最大的行业就是警察。可董倩倩是内勤民警,不出警、不处突、不抓捕,怎么会牺牲呢?好多听到消息的人第一时间都不相信。后来,他们才从村干部、邻里和张三安的嘴里得知了真相。

  那天,狂风打着呼哨,一阵紧似一阵。暴雨倾盆一般,一阵大似一阵。闪电就在当空的头顶劈开,雷声轰隆地就在耳边炸响。往年遇到这样狂风暴雨的日子,也总会出点事情。

  董倩倩是半晌午雨停后来的。罗溪奶奶喊她来吃午饭。

  最近这老天跟漏了似的,大雨小雨下了小半月还止不住。她俩吃了饭,听见雨一阵紧似一阵,董倩倩就打算在罗家午睡。兴许,睡起来雨就小了。董倩倩刚迷糊着,就被一阵怪异的声音吵醒了。

  土炕就盘在窑洞口的窗户下,她一睁眼,就看见门框上的土扑簌簌、湿嗒嗒地往下掉。一瞬间,屋内便烟气蔓延,几乎看不清四周的一切。罗溪奶奶耳背,还全然不知地睡着。

  董倩倩一下子清醒了,她失声惊魂地又是推又是喊:“大姨,起来,快起来,你赶紧看看是不是窑要塌了!”罗溪奶奶醒转来扭头一看,天哪,不得了,只见到大门只剩了个框,半截埋在残垣断壁里。罗溪奶奶直慌神,要知道,这老窑都长出三代人了,算算也有近百年历史了,看样子,它真是要塌了!

  罗溪奶奶本来腿脚就不利索,这一吓,手也不利索了,半天撑不起个身子。董倩倩已下了炕,这会泥土已经在门口堆了齐小腿高,泥和土还在大块小块地往下掉,屋里暗得跟天黑了一样。本来,她只需两三步就能跨到门外,可回头看看罗溪奶奶,返身又去拉她。董倩倩此时顾不上多想,把罗溪奶奶的半截身子往背上一架,连扛带扯,连爬带滚就往门口拖。

  窑,就在这时候,“噗噗通通”一阵巨响,地震一样,塌了!她俩都被埋在了里面。

  给董倩倩申报英模的时候,局里是有个别杂音的。有人说,董倩倩是在午休期间在人家家里去世的,又不是执行公务,又不在工作岗位,怎么着也算不上因公牺牲。张三安气得对着局长、政委拍了桌子,瞪着一双红眼睛说:“怎么不是英烈?!那是她的扶贫户!村镇干部和我们去挖人时,都看见她驮着老太太,两只手死死把老太太的一只胳膊扛在肩膀上,眼看离门口就两步远了,就两步远了!要不是为救老太太,她身强力壮能爬不出来?”

  董倩倩的二级英模,很快批了下来。

  她被葬在小镇旁边的烈士陵园里。她的墓就在山坡最边上,从那个位置望过去,小镇的房屋、街道、路人,都一览无余。想来,她还能看见小镇,看见她曾爱恋过和厌烦过的一切——她生前平平淡淡又灿若夏花的生活。

  灿若夏花,不是吗?

责任编辑:黄 薇

?

相关阅读:
打造文学精品工程 建设区域文化高地——攀枝花文学院十一届文学创作项目签约工作顺利... [2019-08-26]
攀枝花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召开四届二次理事会 [2019-08-19]
攀枝花市曲艺家协会召开第五次会员代表大会 [2019-08-19]
文学进乡村 扶志又扶智——攀枝花文学院到米易县湾丘彝族乡开展“文学进青山2019夏令营”... [2019-08-12]
市文联送文艺进书屋 [2019-08-12]

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
版权所有:攀枝花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:攀枝花市东区公园路6号 邮编:617000

投稿信箱:pzhwyw#sina.com 联系电话:0812-3324435

ICP备案号:蜀ICP备15017755号

刊授学堂招生启事
点击关闭
“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”有奖征文活动
点击关闭
短篇小说《灿若夏花》作者:王娟 bet36比分返还本金_bet36家庭住址怎么填_bet36最新体育网址